公共外交学院-2019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ENGLISH 联系我们 吉大主页

科学研究

郭锐:推进国家安全学学科内涵式发展

发布时间:2020-11-18  点击:


 

当前,主权国家面临日益复杂多变的安全形势。就国内而言,国土安全、经济安全、文化安全、社会安全、生物安全等议题问题相互交织,为国内的进一步发展带来一定的阻碍。就国际而言,无论是双边、多边关系的起伏,还是地区局势的变动,都推高了国家安全风险。2014年4月15日,在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总体国家安全观应运而生。2015年7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法》颁布实行。2018年4月,教育部印发《关于加强大中小学国家安全教育的实施意见》,将国家安全教育纳入国民教育体系,提出要推动国家安全学学科建设、设立国家安全学一级学科。可以说,立足国家重大战略需求,推进国家安全学学科建设正当其时,而如何实现内涵式发展则是重中之重。

推进交叉学科融合发展

交叉学科的出现和勃兴,是新时期学科发展的一大特色。相关学科的交叉融合,在推动相关专业领域高速发展的同时,也使学科间朝着跨界性、综合性、融合性的方向发展,国家安全学学科即具有新兴交叉学科的突出特点。

紧扣现代国家建设理念,深挖不同学科间的契合点。因应当前国家安全形势的新变化、新趋势和新特点,习近平总书记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创造性提出总体国家安全观,为新时期维护和增进国家安全指明了方向。国家安全体系庞杂,涉及政治安全、国土安全、军事安全、经济安全、文化安全、社会安全、科技安全、网络安全、生态安全、资源安全、核安全、生物安全等诸多领域和战略方向。国家安全领域和种类的多样化、交互化、跨界化,为国家安全学学科发展遵循新兴交叉学科的发展规律与要求,提供了众多有价值的切入点,亟待深挖不同学科间的契合点,尤其是在非传统安全方面。比如,针对网络安全,将现代信息技术、通信技术和情报管理结合起来,通过一系列计算、检测、控制、评估等制度化的流程,可以显著增强信息情报的保密性、抗黑客性,提升国家网络和信息安全能力。再如,针对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将医学、生物学和社会学相结合,通过相关知识和自检技术的推广与普及,可以显著提升社区防控应急响应与管理水平,进一步增强社区居民的自我防护意识和能力,从而保障国民安全、增进社会稳定。

加强和深化校企间的合作联动,各施其能,各尽所长。新时代的到来,意味着社会成员各主体间的联动愈发紧密,这给新兴交叉学科发展创造了新的机遇,而高校和企业发挥各自优势、合作联动则是题中之义。比如,一些高校在特定地区设立分校、分院,利用当地或地方企业在技术、资金、资源、经验等方面的优势,进行新兴交叉学科建设和实践。一方面,有助于推动企业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使其高质量发展;另一方面,契合新时代的教育理念,符合现代教育改革要求,是创新教育发展方式的战略举措。如此,既能稳定经济增长和社会发展的动力源,确保国家安全大局;又能推动新兴交叉学科发展,促进理论与实践相结合,使国家安全学学科成为真正有价值、重需求、强应用的学科。

明确学科基本概念和范畴,加紧人才培养与储备。任何学科的发展,都需要完备的、独立的知识体系、理论框架、研究方法、特色方向等内容的支撑。对新兴的具有高度交叉性的国家安全学学科而言,首要的是进一步学理化地阐释国家安全的内涵、外延、范畴、机理、机制等核心概念。在学科发展的众多环节中,人才培养是发展新兴学科的关键所在和重要保证,优质且充足的人才储备是学科发展的重中之重,这一点对国家安全学学科发展尤为重要。除在高校设立国家安全学学科、增加国家安全学及其交叉学科的教育比重外,还要进行学术型人才、应用型人才、国际型人才等有针对性的精英式培养。在满足国家安全学相关人才需求的同时,为日后国家安全学学科及其学科交叉建设,奠定稳固的学科专业基础,以少数拉动多数,带动整个学科实现内涵式发展 

着眼于课程群开发建设

所谓的课程群,即具有关联性的学科间的体系化整合,不再是单一学科的教学,而是通过各学科的知识牵引,形成系列化的课程体系。课程群的优势在于能通过各学科间的相互渗透和跨界融合,为学生带来更好的认知和学习效果。对国家安全学学科发展而言,针对性开发、特色化建设课程群不可或缺。

院校方面,要加强国家安全学教、学、研资源的系统整合,遵循学科发展规律,使本学科课程群建设更趋体系化、专业化、特色化。在课程设置和安排中,应以开发好、建设好基础平台课程为主线。比如,发展以国家安全学或国家安全原理为课程群的基础平台课程,带动其他专业课程的共同发展,由此增强该学科课程群的体系性和层次性。此外,要进一步贯彻落实总体国家安全观、《关于加强大中小学国家安全教育的实施意见》《关于高等学校加快“双一流”建设的指导意见》等文件精神,以此设立相关机构和课程评价奖励机制,加强政治性引导,增强政策导向性,切实激发教职工的积极性和能动性,确保课程水平和教育质量。

教师方面,要不断提高自身学科知识素养水平,进一步提升专业能力。课程与学科间最直接的参与者之一,即是教师。国家安全学学科作为一个新兴交叉学科,教师的专业知识储备、专业能力素养、学科整合能力、专业创新能力等,决定了整个学科的发展态势和水准,影响着课堂效果和学生的学习成效。可见,高水平的师资队伍必不可少。相关教师应进一步提升自身各方面的专业能力和知识储备,通过合理安排教学计划、不断优化教学方法等切实手段,助力优质课程群建设。

技术方面,充分运用新科技手段,加强网络课程群建设。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使互联网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媒介。在现代教育中,互联网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尤其是疫情期间,居家隔离、线上教学等使教育的网络化、数字化发展进一步提速。考虑到国家安全学学科的独特性,推进其网络课程群建设,一要坚持线上线下相结合,利用线下课程的面授与线上多媒体互动的双重优势,增强课程群的趣味性和创新性;二要长效化整合课程网络资源,将国家安全学学科的众多分支资源进行分类、筛选和汇总,与时俱进地更新课程资源内容,确保充分利用优质课程资源,增强课程群的专业性和时代性;三要建立移动客户端,打破时间空间的限制,增强课程群的便捷性和实时性。 

打造通识专才教育高地 

新时期推进国家安全学学科内涵式发展,除相关院校在学科建设、课程安排、机构设置等方面的探索努力外,还要营造有利于该学科发展的环境氛围。从整个社会到相关院校,从基础教育到高等教育,要兼顾学科整体,实现融会贯通。

一方面,加强舆论传播,扩大国家安全学学科的影响力,增强社会关注度。首先,广播、电视、网络等媒介要加强对国内外安全形势的关注度和传播力,要让民众及时准确了解当今国家安全形势,使其切实树立社会责任感和权利义务意识,从而对国家安全和与之密切相关的国家安全学学科形成初步的了解和认识。其次,根据官产学研联合等交叉学科的建设模式,相关院校应联合政府部门、社区、企业等主体对国家安全主题进行深入宣传,走进日常生活,满足公众对国家安全议题的好奇心,吸引更多人才参与到国家安全学学科建设进程中。最后,加强优质专业期刊和出版物建设,鼓励专家学者尤其是相关院校一线教师发表高质量的学术论文和通俗易懂的社评读物,普及国家安全学知识,增强国家安全学学科内涵式发展的动力动能,持续产出经济社会效益。

另一方面,要循序渐进地开展国家安全学学科教育,增强各教学阶段的关联性和衔接度。相关院校对国家安全学学科发展的高度重视,源于内外复杂的国家安全形势需要。既有的国家安全学学科人才储备,有赖于各阶段基础教育的培养和输送。当前,在基础教育中对国家安全知识的关涉和讲解不足,在日常教学中强调力度不够,导致基础教育阶段的学生没有得到足够的引导,缺乏对国家安全的认知。这不利于维护和增进国家安全,也无益于国家安全学学科发展。应以相关院校为中心,充分联合基础教育机构,以定期化讲座、宣讲进校园、国家安全知识竞赛等多样化的形式,常态化加强对基础教育阶段学生的国家安全教育,由此加深各教育阶段在国家安全知识传播传授上的关联性和衔接度,夯实国家安全学学科内涵式发展的社会基础。


(素材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